钟声响及全城奥拉涅斯塔德

/ / 2015-10-25
我们每人花了25欧元,排队购买好船票,并乘坐上一条贡多拉后,船夫从容不迫地轻摇船橹,离开了码头,向着扑朔迷离的河叉驶去。但见两岸临水人家,灰墙青瓦,屋后的高墙,把并不宽裕的河道紧紧夹在中央。没有堤岸,沿途不能上岸浏览,阳光不轻易地照射在狭窄...

  我们每人花了25欧元,排队购买好船票,并乘坐上一条贡多拉后,船夫从容不迫地轻摇船橹,离开了码头,向着扑朔迷离的河叉驶去。但见两岸临水人家,灰墙青瓦,屋后的高墙,把并不宽裕的河道紧紧夹在中央。没有堤岸,沿途不能上岸浏览,阳光不轻易地照射在狭窄的河面上,顿感有些阴森,河水并不清澈,而显混浊,只有不时经过的一座座小桥,才能给旅游者增添一丝新鲜感。我不禁合上双眼,闭目养神,恍惚之间,好似回到了我梦忆多年的家乡南京秦淮河畔。

  圣马可广场和圣马可教堂是威尼斯最著名的名胜古迹之一。圣马可广场东西长170多米,东边宽80米,西边宽55米,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左右,呈梯形。广场南、北、西三面被宏伟壮丽的宫殿建筑环绕。严整、华丽的总督宫,用粉红色和白色的大理石砌成。总督宫是威尼斯国家元首的府第,也是大议会和政府的所在地

  意大利威尼斯的凤凰歌剧院以其悠久的历史和一流的水准成为200多年来欧洲的经典歌剧殿堂。然而,8年前的一场大火使这座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歌剧院毁于一旦,直至今天,这只昔日的凤凰在人们的期待中重新腾飞了.12月14号对于水城威尼斯来说是非常特别的日子,人们纷纷乘坐刚朵拉来到凤凰歌剧院。历经近八年的重建后,这座金碧辉煌的歌剧院重新对外开放。著名指挥家里卡尔多·穆蒂率领凤凰管弦乐团,以贝多芬的交响乐“向大厦献礼”作为对凤凰歌剧院重新落成的第一份贺礼。

  雷雅托桥高7米,宽55米,整座桥梁全以白色大理石建造。坐在游船上往桥的正面看去,雷雅托桥中央高大的人字形屋顶建筑两边,各有对称的6个“桥洞”,这就是雷雅托桥著名的商店街外廊。

  宫殿最早建于公元九世纪,宫殿是14-15世纪的哥特式杰出作品。穿过与教堂相连的卡尔门进入总督宫内院,就可见15世纪建造的巨人阶梯 ,上立海神和战神的巨大雕像,从1485年起,总督就在这里加冕。宫内还有一处金梯通往总督的居室,因其两侧涂金的墙壁而得名。

  建于1400年左右,位于距里亚托桥不远的浮动码头右边宫殿,是威尼斯哥特式最杰出的富丽堂皇的建筑。具有漂亮造型的阳台非常引人注目。建筑外表华丽,以朱红和佛青涂色,并曾用大量的金叶作装饰,因此被命名为“金屋”。1420年威尼斯的贵族孔塔里尼(Marion Contarini)兴建这栋豪宅时,使用当时最昂贵的涂料,再搀入金箔使得外墙如同黄金般的耀眼夺目,但是多年来经过屡次的修改和整建,再加上大水的不断侵蚀,黄金屋已经褪色不少。尤其是1864年,一位俄国的芭蕾舞伶成为它的屋主后,改变装饰破坏历史古迹,1915年由法兰克提男爵将它捐给威尼斯政府之后,才得以保存而成为今日三层楼的美术馆(Galleria Franchetti),馆内收藏多半是十五世纪的雕塑及绘画,有Titian,Sansovino, Alessandro Vittoria, Mantegna, Giorgione, Tintoretto 和 Antonio Van Dyck。其中以提香(Titian)的画最为传神。

  这件作品为了纪念威尼斯城一位有名的雇佣军队长柯莱奥尼。他于1475年去逝,留下一大笔钱给威尼斯共和国,要求为他塑一座骑马像,安置在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上。安德烈·委罗基奥为公元15世纪后半期意大利最为杰出的雕塑家,他一生多才多艺,兼绘画与雕刻两种才能,于公元1481年接此任务,1488年逝世时尚未完工,此后由阿莱桑德罗·莱奥帕尔迪接手。这尊雕像表现了一个果敢、坚毅、威风凛凛而又残暴的军人形象,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多纳泰罗的《格泰梅拉达骑马像》。的确,在人物造型与风格上,两者具有相似点,而这尊雕像更多的表现了动态--所雕的马的一条腿已离开地面,以雄健的步伐跨向空间。雕塑家以不寻常的手法,将马的前进与骑马者的遏制这两种力量和谐地统一起来,整个艺术形象具有弓在弦上的巨大冲击力。柯莱奥尼披盔戴甲,紧紧握着元帅的节杖,整

1
布加勒斯特